【新民晚报·新民网】她走过世界许多地方,上海却使她脱胎换骨重新认识了自己,“漂”的最后就是“融”;她将西方技法与东方内涵结合在一起,创作了一系列体现上海意境的作品。

  用铜塑表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2016“漂移海上”艺术作品展刚刚在中华艺术宫落幕。在众多展品中,静静伫立着两件青铜雕塑,一件叫作“凡”,一件叫作“如闻”,它们身姿各异,却都以青铜打造,身披丝衣,那种宛若泊在空中的感觉,特别切合“漂”这个主题。

  它们的创作者,正是1961年生于台湾,22岁起先后漂过美国、荷兰,2008年起又漂到上海定居的华裔铜塑艺术家吴静茹。陆家嘴的地标“大地之神”和新天地水池中的“福禄寿”,同样出自她之手。

  构思:融入中国味

  青铜的质地,丝绸的元素,新近展出的这两件作品,吴静茹把西方的铜雕技法与东方的内涵巧妙结合在一起。“你一个东方女人,怎么敢碰我们西方的雕塑?” 当年学艺时欧洲人的质疑声,至今仍回响在她耳畔,但吴静茹就是要为华人争这口气。“拼技法,中国人永远拼不过西方人的纯熟。我就把中国元素加入到我的作品中。比如这两件展品,有了丝绸,刚中有柔,体现‘融’的境界,这是西方人做不来的。”成为华人艺术家,吴静茹捍卫着华人的尊严。来上海后亲手为上海设计制作地标性雕塑,她深感荣幸与自豪。“我的丈夫是荷兰人,我的团队来自英国公司,但我,始终是个华人艺术家。”

  新天地刚落成时,设计什么主题的雕塑,着实让她费了番心思。“福禄寿禧”代表中国人传统中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期盼,“那就用这个好啦!”灵感一来,吴静茹当机立断。不过雕塑做四尊,在中国人眼里显得不吉利,于是就取前三个做成了这组雕塑。

  如今来新天地,无论中国人还是西方人都爱和这三个形态各异的铜人合影。说起这个,在雕塑建成后的当年,还有件趣事呢。吴静茹记得,快过圣诞节了,她正在荷兰,在上海生活的外国朋友突然来贺喜:“你有过年红包拿了!”他们告诉吴静茹,新天地的不同角落新装了四个探头,正对“福禄寿”的这个最热闹,可以看到人们纷纷跑来和雕像合影,还有人往里面扔钱,原来“红包”是这么来的,吴静茹顿时笑翻。

  更早些时候,她的创作团队为陆家嘴中心绿地花了约两年半时间建造的雕塑“大地之神”,则历经了一番波折。吴静茹的设计方案在征询意见时就遭到各路专家质疑:为什么是母女而不是一男一女?为什么女神没有脸?……这些表现方式在西方看来是艺术创作无需解释的,可在当时的上海艺术界却闻所未闻。好在公众认可了这组雕塑。这么多年来,人们路过陆家嘴,总要来这里走走,和飘临人间的大地女神和自然女神亲切地合个影。女神母女俩从十余米的高度深情凝望大地,张开宽大的翅膀播种着绿色和希望。吴静茹说,大地是人最需要的,适合用女性形象来表现。她想以此表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愿景,这一精神内涵恰恰吻合了陆家嘴的发展地位与理念。

  主题:融入亲情

  在上海,吴静茹创作了很多以母子、母女为主题的雕塑作品。都说东方人离不开亲情。在大宁灵石公园,有一尊名为“深情”的雕塑,是吴静茹母子主题系列中的一件。“我的两个孩子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支撑,所以我在创作中,有很多主题牵涉到母与子。这亲情的感觉,都是发自母亲对孩子的那种情感。”

  之所以把家搬到上海,也是出于亲情。随着吴静茹在荷兰声名鹊起,渐渐也有中国人知道她的名字。2000年起,陆续有上海的企业邀请吴静茹来上海创作雕塑。一尊雕塑一做就耗时半年,往往又要求赶在年前完成,所以她几乎每年的下半年都在上海度过,换来的是苦等母亲回家团圆的一双儿女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孩子们体质欠佳需要照顾,考虑再三,吴静茹和丈夫作出了一个出乎孩子们意料的决定。

  2008年,一家人从荷兰搬到了上海。吴静茹这样做,是为了在儿女最需要的时候,做母亲的不缺位不留下遗憾。回想起自己的跨国婚姻曾遭父亲反对,父亲生前提出同意婚事的条件之一就是小家庭在他有生之年不能离开台湾,吴静茹感慨,现在才知父亲当年这番话的深意。

  翅膀:融入“梦”

  吴静茹在上海创作的很多雕塑,都带翅膀。她说,这和造梦有关。

  梦的起点是台湾,年幼时,吴静茹的父亲从事林业,经常不得不撇下女儿去林子里测量。为了女儿的安全,他用竹子在树顶上盖了个树屋。父亲每次出发前,就用绳索把她拉升到树屋里,收工时才把她放下来接回家。那时她感觉像是飞到高处,得以俯瞰一切,风透过毛孔直触心底,从这时起她就开始造梦了。

  在洛杉矶学服装设计的最后时光,吴静茹去玩了一次大峡谷。她仿佛融化在里面,大自然的层层美感扑面而来,张开双臂,自己像是乘着翅膀飞到里面,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点。不单是视觉,还有触觉、听觉……她的梦变得立体了。于是到了欧洲她就转攻雕塑。放下平面作品,她渴望做“可以触摸”的艺术品。

  漂到上海后,吴静茹说,自己思考的维度更多元了。“漂到最后,是个‘融’字。”来上海前,她对当今中国、上海的了解止于媒体的公开报道,当她怀着一腔热情来到上海,一开始却有点手足无措。在西方生活时,人更多的是直面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单纯而直接;而在上海,一下子置身于繁复的人际往来,面对种种模棱两可的沟通表达方式,她“水土不服”了。

  逃离?回避?不。面对复杂多变的现实环境,吴静茹做得更多的是内省。“上海,让我重新认识自己,脱胎换骨像一个新生儿那样看待一切。”她反复地去适应,主动融入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学习全方位地思考,学会收放自如地应对问题,寻求平衡,领悟取舍。她的梦变得圆融了。难怪英国的安妮公主看到她现今的作品,这样评价:“从你的作品可以看出你为人处世的方式,你可以是0,也可以是1,随时可以归零,又随时可以出发。”

  全球漂:融入回归

  其实至今吴静茹还在“全球漂”。除了上海,她在荷兰、中国台湾也有家,在西班牙、英国设有私人工作室,也经常到全球参加活动。她还参加了一个叫作“行走欧洲”的团队,朋友们经常相约放下手头的一切,到某个远离都市喧嚣的地方去听风、听流水声、听鸟叫声,听长久被噪音淹没的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她说,呼吸不同地域的文化,给自己最好的文化滋养,才能融入艺术的最高境界,从感知、感受,到感动、感恩。对她来说,漂的起点也是终点,漂的过程是不断回归的过程。

  “上海是个高速发展的城市,尤其是这五年,它的变化我都亲眼看到。”吴静茹说,上海的包容性还可以再扩大,用更大的胸襟去容纳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这里创业、生活,希望这座越来越国际化的大都市能给予人们更多的自由发挥的空间,让不同风格的艺术家互相碰撞,激荡心灵。(新民晚报记者 张家愉)

原連結:http://goo.gl/rqRBKy